20倍投_承諾

2019年12月13日 編輯: 來源:果殼網

 時常會看到,電視中會有一段關于城市的影象——鱗次栉比的摩天大樓,橫越空中的立交橋,以及橋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和那剛剛關上又被打開的燈光。這似乎成了一種繁華的象征。人們一味追求的象征。在這來來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是否會有人,得一片閑暇停下來,抽一段思緒出來咀嚼一翻。看著那銀白色思絲自己願意去選擇哪塊土地來長眠。
其實20倍投們也一樣。每天早晨不會像梭羅一所說的“真實的醒來”,而是在鬧鍾的叫囂下無奈地做出一些機械動作。在身體一切感官還沒有受到陽光親吻的時候就已經被推上公車隨著車流在校門口彙聚,再魚貫而入。然後在每一個45分鍾上不停地去區分“什麽是貨幣”雲雲。最終把一天學習的“成果”畫在一張張油墨分子運動正盛的作業紙上。再仔細地排查每一個可以回家的公車,進入夢鄉。當你兩眼一閉之時,可知一天生活有什麽印象。機械動作了千百次,但在你自己真正活著的那塊土地上——心,你留下了什麽烙印?
深刻地了解到我們現在的一切生活都是要學習,但我們又真正學習了嗎?把知識記住會背會考試那就叫學習了嗎?何況,現在我們還未必就完全了解了它們就更別融會貫通之類了。
我們需要一片自己的空間,卻讓銀色的思緒得到試煉。是的,我們需要。
其實我們也有這片空間。在哪裏?在心裏。只是我們遺忘了他。迫使我們這些泛90後在經濟、網絡、文化飛速發展的世界裏來不及思考與接受,而生出了不知比前人多多少的憂郁與陰暗,寫出了多少浮華的文字。
只要你細細地在自己的空間裏品味出一些賦予你的意義,那麽我們不會那麽浮躁,我們不會那麽憂傷,我們不會有那麽多青春可以去揮霍,我們不會有那麽多悲劇要去導演。
即使在別人的外表目光下,我們不能多麽光鮮亮麗。但在我們的小天地中,一定是恬靜與廣遠的,不會黑暗,不會狹小。只有平靜的風拂過,有一些甜的味道。
突然想起一個人,李煜。那個“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的李煜。我想若不是他在做君王這個外表下給自己留下了空間去安放他那些詞人的銀絲,那麽恐怕後人也不會記得他多少了。
自己的空間,心境,靜心。

 承諾是一種真誠,在一言一行中能夠體現;承諾是一種關懷,在相識中得到溫暖;承諾是一種責任,在承擔中經受風雨。
承諾能夠影響自己的子女。
有一天,曾子的妻子要到集市上去,她的孩子哭著要跟著她一塊去。妻子就哄她說:“你在家乖乖等我,回來給你殺豬炖肉吃”。孩子信以爲真。傍晚,孩子見媽媽回來啦,他高興的迎上去一邊喊著:“娘,娘快殺豬、快殺豬,我都快要饞死啦。”而曾子的妻子卻說:“一頭豬頂咱家兩三個月的口糧哪!怎麽能隨隨便便就殺豬哪,”孩子哇的一聲就哭了,曾子知道了這件事,二話沒說就拿起了菜刀出來了,而曾子的妻子卻對曾子說:“我是哄著他玩那,不用當真的,”曾子認真的對他的妻子說:“對小孩子怎麽能欺騙哪?我們的一言一行對孩子都有影響的,我們現在說話不算數,哪孩子以後就不會再信任我們了。”于是,他們一起就把豬給殺了。
言必行,行必果。曾子以自己的行動去證明了他們說過的話,做到了言而有信,更是對他的兒子有這深刻的影響。
承諾是教育學生的方式。
湖北鹹甯實驗小學開旗儀式上發生了非常有趣的一幕:主管學生德育工作的副校長洪耀明在衆目睽睽下親吻了一頭40多斤的小豬。此舉是爲了兌現他對學生的承諾——“如果學生不在希望校園亂扔垃圾,那我就和小豬親嘴”。洪耀明用自己的行動,不顧自己的形象,只爲了實現自己的承諾,能夠教育學生,給學生上了一堂誠信課。
承諾是一種仁德。
山東省濱州市的劉同堂,自幼跟隨陽信縣一位貨郎師傅習武,練就了套純正的正骨推拿手藝。正骨並非他的主業,平日他種植棗樹、飼養牲畜作爲經濟來源,隨便義務給四鄰八鄉有跌打傷的村民看看病。
爲什麽看病是免費的哪?這其中還有個緣故,那就是劉同堂的貨郎師傅在傳授他正骨推拿手藝的時候,要求他治病不能收一分錢,劉同堂說:“我喜歡推拿,學習這並不是爲了謀口生機,我師傅是義務爲大家治病,當然我也能爲鄉親四鄰免費做到這些。”現在他已經64歲了,想把手藝傳人,他的孫子想學,所以想傳給他的孫子。不過他提出,前提是要繼承20倍投們師徒不收費的承諾。
承諾可以表現出一個人的品質,是做人的基本要求,失去承諾也就丟失了自己的品德。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