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澳門賭,征服者說

2019年12月13日 編輯: 來源:開心網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王維《山居秋暝》
  
  清風絲雨,搖蕩秋日,已而暮至,風歇雨霁亦恬然。
  遠山如玉,浸潤在霧霭流岚的神韻中。青山在暮色裏,暮色在青山外。秋爽滿山亦滿天。
  斜斜的石徑上落葉紛紛,清香迎面而來,拂之不去。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詩人信步其中,細聞秋木之上,偶滴清露,余響悠悠。不覺秋日之月漸漸東上。天空中,靛藍澄澈,月華袅袅,沁著夜的芬芳與靜谧,絲絲入心。皓月青輝蕩漾著清秋的漣漪,流入松林。松林一片蒼翠,瓊枝淨而無塵。月華入松,松籠翠霧。松下有影,樹影知音,相映成趣,意態橫生,漸入佳境。
  月影滌人心,潺潺而往,松痕知人意,落滿衣襟。
  詩人立身清泉旁,泉水流淌,近乎素練繞林間。泉聲淙淙,汩汩于石上,佩環叮咚,七弦泠泠,恍若武陵清溪,徑入仙源。月之流光松之疏影隨水而逝,緣步而行,蜿蜒,入林深處去了。
  詩人且行且住,偃仰嘯歌,空山唱和,竟成佳音。一時又萬籁俱寂,白露點點,蒼苔欲上人衣。
  忽聞笑語歡聲穿林而來。打破樹林清寂,一片歡騰。竹露清響,也似笑語,銀鈴一般,悅人心情。
  荷葉羅裙,翩然而至。蛾眉未掃戴荊钗,猶似當年越溪女,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浣衣女子相顧談笑,余音不絕,宛若天籁。乘月而來如幽夢,踏月而歸似浮雲。
  松竹相偕而行,詩人來至湖畔。誰說芙蓉秋江多怨嗟?月籠荷塘送湖風,西湖六月尚不如。觀漁舟過水穿花,移舟水濺,差差綠。柄柄清香漫入船舷,蓮花舞動如相送,還約明日來采蓮。
  漁舟去,詩人尚徜徉其中。農家多歡愉,令人羨煞。陶令“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誠不謬也。閑雲野鶴無拘束,終日相伴山與水,不枉此生矣。春芳已去,自有秋情。雲岫相逐,爲九五至尊澳門賭怡神。皓月輪空,足以交遊,山民樸質,可以爲鄰。經綸事務者,來此息心,世事俗務,何足道哉!
  于是喟然曰:“王孫兮歸去,山中兮可以久留。”

宇宙浩渺,珠峰絕頂,長江無盡……
  你無法诠釋生命的輕重,你無法徹底了解宇宙的浩渺奧秘,你無法感受珠峰的極度嚴寒,你無法躺在長江的懷抱,隨波逐流……
  世界是虛幻的,沒有人知道它是爲何而生,又將爲何而滅。然而,在這巨大的自然界面前,渺小的人們也並非無能爲力。你,也只可以征服,人也只有征服!
  第一個踏上月球的征服者說:“九五至尊澳門賭的一小步,將是人類科技的一大步!”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征服者說:“每一個人都是一座山,世界上最難攀越的山,其實是自己!”流經長江每一條支流,由源頭直至入海口的征服者說:“生命只有在水流中可以稱量輕重!”
  對,只有征服才有信念,只有征服才有勇氣,只有征服才有力量。今天勤奮的你征服了昨日懶惰的你;耐旱的仙人掌征服了幾萬年前那片炙熱的土地;頑強的蚯蚓征服了從前軟弱的本性,國破家亡的南宋詞人李清照征服了曾經天真爛漫的自己。
  因此,征服者說:“人類的飛躍不是靠天資的聰穎,不是靠後天的勤勞努力,不是靠社會的進步,靠的是人類的不斷追求,不斷實踐,以及那顆征服自然的心。”你可以懷有滿腔熱血,你也可以沒有滿腔熱血;你可以擁有好奇的心,你也可以沒有好奇的感知,但是,你必須要有征服的心。
  然而,征服者說:“時間往往不夠,你必須懂得探索,挖掘學識,開創新紀元。”人類都是在不斷地探索中發現事物,發現奇迹,從而擁有欲望,敢于征服。征服者首先征服的是自己,自己確實是人一生中難以攀越的山。即使到達頂峰,你會發現自己失去了許多。甚至,有時,你會發現自己仍然處在山腳下。
  最終,征服者說:“失去的也許是青春,是活力,是金錢,甚至是雙手,雙腿,但得到的往往是比這一切更重要的東西。”這也許是一顆坦然舒適的心,一夜靜谧的星空,一汪平靜清澈的湖水,一片開闊的天空,一個廣闊的胸襟。
  在失落的時候,你垂頭喪氣,但……
  在滿足的時候,你歡笑欣喜,但……
  在憤怒的時候,你豎眉瞪眼,但……
  在傷心的時候,你默默哭泣。可是,在夢的最深處,夢回故鄉的烏啼聲中,總會聽到征服者這樣說:“征服一切的自己,自己征服一切……”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